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发怒之人都有一种无力感  

2014-11-24 10:15:51|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毁的方式有很多种,但从速度上说,可分快慢两种。

 

慢的,属于思虑太甚。顶尖的范例是,前两年,有个美国青年,写了厚达1905页的遗书,然后开枪自尽。关于这个遗书,他思考了5年,写了5 年,够慢吧?

 

快的方式,则是一触即跳,暴烈如电。我听说,四川有一对情侣吵架,男的吵不过女的,一怒,轰地一声将车开到河里。这个够快的吧?间不容发。

 

大家都知道,好脾气是上天的赐予,而人世最难控制的是脾气。所以,坏脾气,往往是最出色的编剧,在生活中写下的剧情,常有最奇怪的转折,或让人发噱,或使人感叹。

 

前两天,看到豆瓣有人吐槽,说他在电信营业厅上班,有一客户来缴费,然后他问:“号码多少?”客户想了半天怒答:“你看,就是你!我背了一路的号码被你打岔没了!你给我找出来!”我猜想,这个明显属于无名火,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才迸发出来的。

 

还有一条老新闻,说是在暴风雪的芝加哥街头,一个男人奋力铲雪一个小时,终于给自己清出了一个停车位。当他把车开来,发现一位女士抢了他的位置——可以理解,他朝她开了一枪,把她干掉了。想象一下,这个男人,或许为人夫,为人父,但就这么一下搂不住火,毁了。再深想一层,如果敝国法律不禁枪支,那些广场舞大妈,得有多危险啊。

 

实际上,发怒的人,都有一种无力感。事不遂愿,又控制不住走向,于是只有发火咆哮一条路可走。

 

真正有气场的人不发威,只预警一下就行,用不着回回都大搞核实验。我认识的一位朋友,碰到一般人欲动气的时刻,只需稍稍把脸一放,说“我要生气了”,就能控制场面。这么说吧,男人的忍气含怒,其实跟少女的无语凝噎,有着相同的影响力。

 

真正的大人物,更是喜怒不形于色,比如国人景仰的邓老师,就少有发脾气的纪录。如果确有需要时,也只消有人替他这么一说:“小平同志很不高兴。”层层传达下来,那结果,呵呵,你懂得的。当然,大人物的生气,是有特定话语体系的。比如,一个普通人说:“邓小平很生气。”这么讲,只多了一个“邓”字,但一听就很生分,一听就知道你混同于普通群众。组织内在一般场合内,惯例是不冠姓氏,只说名字的,为的是显出特殊的亲切味。表达情绪时说,“某某同志很不高兴,”这个是要级别的。

 

顺便一说,前一段热播电视剧里的邓老师,像个话痨。以邓的性格,寡言少语,性格平稳,从不大喜大怒。可是,由着邓老师平常的样子,电视剧就没法演了,这是编剧透露的。

 

发脾气的大忌,是不要对捏着你把柄的人动怒,即使对方看上去再弱小不堪,也千万别惹他。

 

本地晚报热线的朋友,给我讲过一例投诉,可作标准教案:

一位大叔,错把话费充到别人手机。

于是,他发了短信给对方:“你好,我可能把手机话费给您充上了,能还我吗?是500元。”

没有回应,然后又发两条:“不好意思,我充错了。”

“你还我400就好。”还没回。

  就发了第四条:“等下帮我转下钱好吗。”然后是建行帐号之类,巴啦巴啦巴啦……

 

终于,短信回来了:“尼玛,在上课,别吵死了,我妈一天给我十块钱吃点心,我拿什么还你钱!手机要是被老师没收,我会被骂死。奶奶个熊!”

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个上学的孩子嘛。小家伙不回,也是有苦衷有原因的。这个大叔啰嗦,也难怪人家生气。等上一会儿,这孩子有空了,再哄哄,也许就能把钱要回来。谁承想,这个大叔激愤于对方是一个小屁孩,于是,马上,立即,瞬间,发飙了:“那我报警啦!”如今的孩子,哪能咽下这一口气啊:“赶紧报!你妹的!别吵我上课!”看看,这么一来,就没有回旋余地了吧?教训深刻啊。

 

观察人如何发脾气,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格调来的。 

脾气的好坏,与人的好坏无关,这是常识。看上去,在失智状态下,鸡飞狗跳,似乎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不过,个人的背景与素养,决定了他的底线。记得有人讲中学的轶事,说班上有个男生娘娘腔,有次又被人嘲笑。他桌子一拍,大吼:“再说我娘娘腔,小心老娘我跟你翻脸!” 这种恼怒之下的失言,就是秉性,属于好人发的坏脾气。前一段,厦门有个司机违法停车屡次被罚,盛怒之下,给11个监控镜头喷油漆。还有,山西一个家伙,生气后马上在单位给领导贴讣告。这一类,就明显属于坏人发脾气。

 

天生坏脾气的人,当然是痛彻心腑地懂得坏脾气之害。所以,越是经常发脾气的人,越是经常悔恨交加。几乎每一个细节,在反省中,都历历在目,都历久弥新,都是不该爆发的理由。

呃,这么说吧,那种既伤人又丢人的感觉,我深有体悟。大概是十几年前吧,在办公大厅里,我跟一位名叫王锋的同事争执,一时电光闪闪。王锋掉头就走,肝火狂飙之中,我居然追到了楼梯口,向下大吼:“王锋,你这个小人!”多年之后回望那一幕,可以很肯定地说,那个王锋不是小人。倒是我,至少模样上像个小人。跳着脚大骂别人是小人的,在旁人怎么看来,都像小人。

 

世界是平衡的,人是有命运的。坏脾气的人,如果能有好运,就应该有一个慢性子的好人,永远抚慰他,帮衬他,支撑他,就像契诃夫那样安抚女友:“好吧,小马驹儿,我来理顺你的鬃毛,给你刷洗,用最好的燕麦喂你,吻你的额头和脸蛋……你不要太生气。

 

(——作者:晓坡)

                   

发怒之人都有一种无力感 - rain - 记录2014

 

 

                                             一点点可爱的歇斯底里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女性是敏感的生物,有一点神经质,还有一点点可爱的歇斯底里。
  
  其实,对女人的敏感,大部分男人都有招儿。所以,就算是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他也能慢慢欣赏。难对付的是,经常她乌云遮面几天了,你还找不到原因。
  
  一位朋友投诉说,他们家忽然陷入愁云惨雾之中。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但不知道错在哪儿,于是小心伺候了娘子好几天。终于,等来了暴风骤雨,大珠小珠落玉盘的词儿是:自私!麻木!冷酷!只想着自己,只懂得关心别的女人,我死了看你怎么办……一件连着一件,把所有的陈年老账都清算了一遍。最后,总算弄明白了,她喉咙疼了快半个月啦。这一回,疼得跟哪一回都不一样,吃什么药也不管用,喉咙里总像贴一片树叶。完啦!完啦!
  
  是是是,是我没注意到,什么也别说啦,赶快看医生吧。然后,一位权威医生给了一个权威结论:有的咽炎有一种很少见的感觉,就叫“贴叶感”。你夫人的感觉,很敏感嘛。
  
  不记得听谁说过,女人都是天生的历史学家,家里所有不愉快的陈年旧账,在回忆仓库里都纤毫毕现。所以,女人最易有身世飘零之感。但我这位朋友还认为,女人还是天生的小说家,能够凭着一点蛛丝马迹,在想象中铺排演义成细节丰富的小说,当然,结局一定是悲壮的,她自己呢,一定是弃妇。
  
  罗兰?巴特说:“爱情中最美好的是温柔。”可是,爱情在人的一生中是罕有之物,所以,温柔肯定也是稀缺资源。
  
  几年前,在旧单位与几位男同事聊天,大家历数身边的女子,想找一位好脾气的女人当偶像。最后,一位同事改了一句古诗:“坏脾气者常八九,可与人语无二三。”温柔,那都是给外人看的,大家朝夕相处,谁不知道谁呀。这单位里美人多,大家都有修养,说话又细声慢气。所以,每回一听外人夸女同事,谁谁长得漂亮啦又温柔可人,男人们听了,都露出诡异的微笑。
  
  比如,有一位被外人夸得最厉害的女同事。一日,先生犯了错,又胆敢迟迟不归,打电话又不回。女人等在小区草坪上,见到男人就急,隔着八丈远,就把手机稳准狠地掷过去。此事后来传为佳话。朋友们都说:她的手机,就像毛主席表扬的鲁迅杂文:“是匕首,是投枪。”还有一次,与这两口子一块吃饭,忘了先生说错了一句什么,结果一顿夹枪带棒,那男人的汗水,叭答叭答往汤碗里滴。在座的各位都噤若寒蝉,仿佛回到了家里的饭桌边,数落的就是自己。
  
  西哲有云,女人身上躲藏着两个人,一个是暴君一个是奴仆。一般说来,婚后变暴君的概率几乎百分百。而且责任往往在男人:“我脾气本来多好呀,都是让你天天给气得,才变成这样的!”而男人的脾气,当然是越变越好了。比如我,家里有两个女人,每个月 “大小姨妈”又要分别教育我几天,性子想不变好都难。
  
  其实,女人在自夸温柔同时,潜意识里也明白,那温柔只是暂时的面具,用一用就要丢弃的。在男人未被驯化前,她当然也不会与男人硬碰硬。你注意观察一下,很多号称有女人缘的,大都是被台湾人称之为“温柔汉”的男人,个子相对小,说话有一点“娘”。那种肌肉男,铁定当不成“妇女之友”。何故?对女人而言,他们往往有侵犯感、压迫感,而“温柔汉”最宜听她细诉心事。
  
  当然,真要结婚,那温柔汉就不是上选了。盖因女人一动情,就瘫软;而男人一动情,就坚硬。这一软一硬,是男女吸引的生物学基础。温柔汉给不了这个。
  
  想破脑袋,这辈子还真见过一位脾气好得没法挑的女人。
  
  小时候,大院里住着一位端庄温柔的阿姨。那时,家家户户都吵吵嚷嚷的。我老爸老妈吵架,家里的一个脸盆,叮叮当当,以不可思议的物理学概率,从二楼慢慢地滚到大院中间。那距离,足有百余米。我至今想不透其中的科学原理,所以那脸盆在我心里转了足有40年。可是,这位阿姨,家里安安静静,从来没听见她骂老公打孩子。
  
  只是,一天清晨,我起得早,这阿姨正在公用水龙头边洗漱。我看见,她手里的牙刷从嘴边掉进水池,才捡起来,又滑掉,那牙刷也怪,就这样跌落了四五次。突然,很妙的一幕出现了:这阿姨举起牙刷向水池砸去,然后,又捡起来,使劲全身气力再砸,不停地砸。最后,干脆把牙刷扔到地上,不停地跺,最后没力气了,改成拧着脚踩。
  
  就这么一回。再后来,院子里碰着她,又是永远笑吟吟的脸。
  
  不过,我这人打小就爱热闹。论起滚脸盆与踩牙刷两种玩法,我还是喜欢前者的叮叮当当。

 

(——作者:晓坡)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