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夜夜夜  

2014-04-29 14:42:16|  分类: 他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世上,失业,算什么?失恋了,又算什么?睡不着,才是最无以言传的痛苦。

 

 

转摘——

 

许多个夜我都睡不好,朦胧中黑暗转为光明,新的一天就来到了。

 

失眠,夜不能寐像一条恶毒的蛇一样盘踞在我的心里。

 

海伦凯勒说,给我三天光明。我真想说,上帝啊,安啦啊,默罕默德啊,给我三天安睡。

 

仔细想一想,许多许多个没有很好睡觉的夜,其实是在无聊中渡过的,我没有太多的忧国忧民,也没有太多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可是,夜,就那样过去了。

 

许多个白天的日子,我渴望着夜晚黑暗的到来,我渴望能有一个冬眠的夜,像蛇窝藏在泥土里像黑熊窝藏在树洞里,然后,睡,温馨的睡。

 

没有意义的夜总是把那份遗憾和内心的自我鄙视还有谴责带到第二天。

 

今晚这个夜,从昨天或者前天或者更早我就已经知道了,肯定是不眠之夜。许多日子了,我喜欢把不想要做的事情一再拖拉到时间的大限。

 

对,是有一件事今晚要做,为了一篇该死的论文。

 

其实该死的不是论文,是该死的干什么都要有论文作为衡量人价值的某种体质。

 

现在想想,如果非要寻找几个有意义的夜不能寐的夜,只有两个,有那么两个夜,都是在第二天的光明到来的时候,需要上交论文。

 

那两个夜,我的电脑旁摆满了烟,咖啡,绿茶和小朋友吃的一些可口的垃圾食品。我无聊的吃完了所有的垃圾食品,喝完了咖啡绿茶,抽完了烟,终于必须得一本正经的敲击键盘,敲打着乌托邦的理念,几千字在夜里的键盘声中啪啪啪的诡异的响着,一篇我不愿意的文章就这样可笑的完成。

 

这种夜有过两次,这样的无聊的一直不忍卒读的文章有两篇,后来在评高职的时候,我大言不惭的把它们递交给了评审组。评审组的水平不知道怎样,但是他们看中的是论文的档次。我很侥幸,论文是省级优秀的,在现在省优部优满天下的时候,回忆起前几年,省优部优还不至于滥竽充数到今天的这个境地。

 

好了,它们给我带来了实惠,高职的通过并未使我从精神上更向人生的伟大境界多迈一步,实际上我更像一个小市民一样后来窃喜,每月的工资多了几百块钱。

 

呵呵,酸臭的知识分子永远别想把自己置身于修身治国平天下的高处,能混搭着活在这个最好又最坏、最美又最丑的时代,已经难能可贵了。

 

今晚不能睡觉,是重蹈覆辙。天啊,在我刚才胡乱敲击完论文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又是一篇我都不相信的充斥着理想主义文章在这个充斥着灯光的黑夜里,真是一种凄凉的幽默。

 

但愿以后这样的夜,还是少的好。没有最好。

  

(本文作者是一个认识的朋友)

 

 

 

夜夜夜 - rain - 记录2014

  

 

 

 曾经,此刻,将来,我的愿望,卑微了又卑微,不过是一夜夜,能够顺利自然地入睡,如一尾鱼慢慢游到深海,静潜下来,一觉天亮,平整一夜的身体于床上舒展,一骨碌爬起,拉开窗帘——新天新地啊。

 

 

那种深睡后的身轻如燕,仿佛如在昨日,让人回忆了又回忆,是吃过蜜糖的人才有的餍足滋味。一天的忙碌,周而复始,早晨开始,黄昏结束,延后夜读,困乏难消,关灯,头搁至枕头上,不过几分钟,便呼吸匀称,也像高空跳水,一头栽入无垠的水面,沉下去,沉下去,沉到永恒里。

 

 

什么是世事安稳——睡在神仙旁边的人,能得最大安稳。

 

 

青少年时代,我肯定有过如此美丽的睡眠,不然,想象不出那样平和壮观的景况。我不睡在神仙旁很久很久了,大约追溯到20多年以前。渐渐地,睡着睡着,总是被不同身份的兽一把揪醒,像一个人在演讲总是被打断,像一个完整的句子被任意拆开,没有了一气呵成的连贯性,久而久之,成了一个七零八落的人。这么些年下来,真够漫长的。一个一直受浅层睡眠磨折的人,接纳了许多种层次的痛苦,一日难似一日。

 

 

常常推想,患抑郁症的人,可能并非恐惧于晦暗悲观挫败,而是不堪“睡不着”的折磨,才从高处纵深而下,将肉体从楼上重重摔下来的钝痛,一定轻过“睡不着”的长痛。

 

那种屡睡屡醒的无助孤独,在一夜夜中加强,深重。骨髓通过睡眠这唯一渠道来造血——失眠的人大多贫血,血液养分无法充沛运转,导致缺觉的人总是头脑昏沉。白天,不因睡眠少,就不参与一切人间日常生活吧。早晨起床扶墙走的滋味简直痛不欲生,一生这样亏欠下去,还不如痛快一点去死。生不如死这个词,大约是失眠人发明的。

 

 这个世上,失业,算什么?失恋了,又算什么?睡不着,才是最无以言传的痛苦。

 

 有时一遍做着乌七八糟的梦,一边耳朵里灌满楼上抽水马桶冲水声。浮沉于浅层睡眠,总是睡得潦草而粗陋。是什么令一颗心没有了踏实安宁?一直寻找内因。向来不麻烦医生,热爱自己为自己诊断。所谓心魔,到底隐藏于何处?这么些年,好像未曾领受过任何精神刺激,心态一直趋于平和(不过是内火重点而已),对任何事也看得淡,没什么放不下的。怎么就睡不着了?

 

我所在的整个一幢楼20多户,人人都安睡于主卧,没有谁跑出来抱怨曾受到凌晨送奶车的干扰。唯一一人受难于此,这近似于豌豆公主的荒唐与矫情。一粒豌豆上面铺了几十床棉絮,你还嫌硌着了。

 

家里三个卧室,都睡了一遍。

 

春夏,除了送奶车的“呜呜”声对我的睡眠造成威胁以外,更恼人的是鸟叫声。小精灵们热爱早起,每天凌晨五点不到,争先恐后出来吊嗓子。夜里醒得频繁,有一个魔鬼站在床头,过一阵,一把将你揪醒。我偏顽强,接着睡,什么也不想,一旦把思维调动起来就坏事,基本上一夜就废了。遇到神经异常兴奋的,一点睡意也无,就这么熬到天亮,头特别沉,生理上困乏,但,神经依然亢奋。

 

一日日,一年年,神经过于亏损,有时,骑车在路上也哈气连天的,到家来,真把身体搁床上吧,也睡不着。球球班有个同学的妈睡眠非常好,整个人的水色白里透红。有一天,她说:你总是萎靡不振的!是啊,萎靡了这么多年,终于被一个心直口快之人点破。一直无能为力。唯一的优点是扛得住,不把失眠当回事。有着可贵的忍耐力,白天跟别人一样投入到人间的日常生活。

 

 恶果是一点点显现的。明显的变化,记忆力基本上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忘性大,尤其擅长错记,一件事明明发生在东北方向,偏要把它记成西南方,还言之凿凿。

 

 春夏两季,睡眠的敌人是送奶车和鸟声。到了秋天的夜,就更坏事了。楼下大面积的草丛里被油蛉们大军占领,这个玩意儿繁殖力特强,它们的叫声简直如潮水,一夜一夜,无止无尽地汹涌澎湃。油蛉气长,咏叹调一样中间不停顿,一路厮杀下去,天亮了还叫,成心地。失眠人的天敌就是油蛉吧。

 

 我最害怕过秋天,即便把窗户关紧,都阻挡不了它们的噪音。睡在家里哪间卧室都躲避不了它们的追逐。有时身体或许出于自救吧,上半夜熬着熬着,也能睡过去,但,中间不能醒,一旦醒过来,睡不着的厄运狗一样追着吠着,走多远的路,皆无以绕过。究竟有多少秋夜白白浪费?一个没睡够的人,睁着双眼犹如含冤之人,浮尸于秋夜的海面,暗潮涌动,任浪花击打,浑身酸胀,甚至被无数的魔鬼按住了,挣扎着爬起来看书也不能。

 

 到了冬天。夜,分外幽静。悠长的黑暗里,万物都睡了,人再不睡,实则讲不过去。那么,只要冬季,睡眠才会呈现整段整段的趋势,偶尔也会被楼上的抽水马桶吵醒,但不碍事,调整一下呼吸,接下来又能慢慢滑入到虚无里。窗外大雪无声,从不扰人间的梦,无论悲欢忧愁,彩色黑白,大雪一概不干预。心想,你们就梦着吧。冬夜,万物都在自己的小宇宙里做梦。

 

 睡是睡过去了,苦于质量不是太高,一个梦接一个梦的,没有消停。这样的睡眠还是属于残次品。醒后,无法忆及具体。总是恼人的多,平静的少。心魔依然作祟。

 

 这个地球上,许多像我一样的,正在饱受着神经衰弱的折磨。我并非最严重的,不过是不畏惧。尽管临睡前,一再给予心理暗示,不住地叮咛加油打气:一定可以睡好。

 

 这样的失眠症,是孤独的,没有人来嘘寒问暖,看不见摸不着,不会有人感同身受,没有人可以帮你扛一扛。

 

失眠这种病症,只有当事人独自承担。人是需要同类安慰的动物,一旦发生什么不幸,来自同类的体恤,会减轻当事人的些微痛苦。可是,没有人涉险前来——你是一个孤岛,是自己跟自己厮杀,自己统领千军万马,布兵排阵,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里跟虚无死磕。幸好,还有一个叫“天亮”的人实在不忍,前来拉你一把。天亮,失眠的人如常投入到生活中。尽管他们的气色很差,双眼没有了光芒,一副萎靡不振模样。

 

 一个人只要还有追求在,有精神支柱,哪怕遭遇再深重的难处,也不会主动放弃自己。也许,有一天,孩子大了,再也无需妈妈的怀抱;有一天,我不再热爱表达……依然泅渡于失眠的大海,还真不如主动赴死。其实,死特别简单,活着才是繁琐。王朔不是说了——只要生不出的,没有死不了的?死容易得很,死也是对于失眠的最大反抗——你不让我睡,我偏不醒来。或许,死亡是令失眠者获得尊严的一种途径。

 

但,我不死。我会恨——以跟失眠耗着为乐,看谁活得过谁。

 

作为一个平凡平庸的人,或许下半生都会迷失于睡眠的大海。我常常想海子的诗:命中注定的一切/此刻我心满意足地接受。

 

我们活着,并非为了领受上帝的圣餐,更多的是领取磨折、痛苦、煎熬,是一双赤足行走刀尖,是一颗心被大火炙烤,吱吱淌油——有一条狗不知人之痛楚,龇着牙把舌头伸过来舔。这条狗的名字叫“命运”。

 

 (本文作者是一个知名女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