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草一叶一世界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跳广场舞的嫫母  

2014-06-02 08:51:09|  分类: 佳作妙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跳广场舞的嫫母 - rain - 记录2014

 

 

 

       文字转摘—— 

 

将一群美丽的少女,变成丑陋的嫫母,让她们在夜色灯影里,袅娜低垂的柳树旁,在我超市购物回家必经的路上,伴着暧昧又高亢的情歌,扭来扭去地跳舞。

腰身不复纤瘦与柔软,动作松松垮垮,或者紧张拘谨,似做自由体操,倒能够自得其乐。让我震惊的是脸,一张张被岁月摧毁的容颜,在黯淡的光影中呈现出难看甚或是扭曲的线条与表情。她们都曾经是美丽的少女啊!这个念头像一条闪电,照亮了我的忧伤和害怕,有一天,我,还有路上脚步匆匆的年轻丰润的女人们,也会如此不堪么?

这些开始衰老的母亲,年华不再的妻子,曾走过了怎样复杂漫长的人生?脸上纵横的纹路,衰老的五官,是时间的作品,又不完全是因为时间,更多该是生活沧桑的赋予。她们所有的内心挣扎都刻在脸上,只是我不能够知道哪一条皱纹是为金钱的匮乏,哪一条是为让人难以承受的房价,哪一条是为儿女的不懂事与前途,哪一条是为夫妻关系的龃龉,哪一条是为父母多病的身体,哪一条是为终年不休的操劳与烦恼,哪一条是为内心种种不能说的秘密和冲突。诸多的失望与绝望,希望与盼望之后,她们终于老成了现在。

录音机里,谁用简单直白的歌词反复吟唱着爱情的悲欢离合,鲜明轻快的鼓点节奏,落到她们的步伐与手势上,总脱不掉苍凉与忧伤的味道。已过了向往与追求爱情的恰当年龄,肉身日益沉重和衰朽,内心真的死寂了么?或许她过去曾被爱情深深伤害过,或许爱情已被粗砺的日子消磨,或许她平生不晓爱情为何物,或许有的麻木了,有的放下了,有的仍在纠结,这些动听的歌吟,与她们年龄面貌形成的反差与嘲讽,就像谁兴灾乐祸地端着甜品,对一群不可以再吃一点点糖的病人,絮絮说着糖的美味:酸啊,甜啊,苦啊……尽管如此,爱着还是很美的,很美的呀。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这不过是独属于诗人叶芝的浪漫与想象,写这首诗的时候,他和他钟情的女友毛特·冈都是28岁,这是年华尚好的人对时间与衰老的美好原谅,事实上,不光容颜与爱情都会老的,老得让你难以想象。

她们和她们的影子一起默默又整齐地扭动着,旋着,沉浸于路灯与音乐营造的梦的氛围。这样的氛围中,可以舒展,可以释放,可以清心。她们年轻时可能也没这样跳过,当姑娘那阵子该是社会尚封闭的年代,做了媳妇后,或许羞羞涩涩去刚时兴的舞厅逛过一次,又胆怯地逃离了,从此不再想这回事,安心地相夫教子,全力面对生活中层出不穷的矛盾与麻烦。如今,该尽的义务该负的责任都差不多完成了,有了空闲,身上的机器零件却越来越显出久经磨损的迹象来,岁月日渐榨干了美貌,现在像甘蔗渣或豆腐渣一样被吐出来的她们,带着满身浑浊的暮气,在白昼的尽头,走出家门,来跳舞。跳舞是为了健身,不是表演给谁看,是表演了也不会有谁认真看,谁心动与赞赏。如此,跳的人就少了精神,多了不在乎的懒怠与应付,只是活动筋骨罢了,美与不美不算什么,连适合跳舞的衣服也不肯买或者懒得换,只是家常松软变形的旧衣裳,穿惯了的鞋子,图个随意和舒服。

旧人,旧衣裳,旧手提式录音机,过时的情歌,连不够明亮的路灯也是旧旧的黄,灯罩上蒙着灰尘,粘着小飞蛾的尸体,四周蠓虫成群乱飞,洒下粉尘一样的灯光,濛濛落在地上舞动的松散的队伍中。

回去的路上,慢慢想起曾经认识的一个女人,满脸憔悴,从五官的轮廓到面上的线条全是欲望折磨后的痛苦遗迹,整张脸如同经过艰苦厮杀的狼籍的战场。让我觉得她丑的不是过多的皱纹,是她的面相呈现出的一种恶。她从不相信世间的一切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永远都在培养和利用各种关系为自己、丈夫与儿子谋前程。得到了,也失去了很多,如今,她脸上早早显出了心力交瘁的迹象。

有多少嫫母,是由自己不能安住的焦虑、算计、计较、不知足和过于操劳的心造成的。而有的,则是出于生活的无奈。朋友那资质漂亮的农村妻子,在长年累月超负荷的艰苦劳动中,迅速老去,几年后再见她,我都几乎不能认出。没有安逸的生活,没有保护美丽的好的生存环境,柔软的女人要跟男人一样栉风沐雨,美丽就成了枝头那容易凋残的花瓣。

或许每个女人有一天都会变成嫫母,抵挡岁月风霜的侵凌,努力让自己尽量美丽一些,这其实并不容易,要受很多外在条件,内在修为与生活际遇的影响。

邻居年愈古稀的老太太,是老了还美丽的另一个典型。前年夏天傍晚,她拿把折扇在门外乘凉,穿一条黑碎花丝短袖,黑色中裙,趿一双大红拖鞋,薄暮的黯淡天光中,皮肤洁白,笑靥明媚,一时竟把我看呆了。她是农村老太太出身,有好性情,又热爱运动,从太极剑,到扇子舞,从扭秧歌到组织锣鼓队,近两年又练上了绘画,画的牡丹已经可以裱出来送人。

指尖说,若有一颗安静的心,就不会变得那么丑。

想到这里,便释然。安静的心,也包括,即使变老、变丑了也会接受,并不因此感到过分痛苦和在意,即是变成了舞在街头灯下的一群中的一员,也是内心安然。

我们失去了青春,青春在孩子身上延续,物来顺应。何况在容颜老去的时候,还能够通过内心的修炼,让自己更散发出更多品质上的魅力,即便是成了嫫母一样的女人,也可以像历史上黄帝这个面丑德馨的次妃一样,靠心灵的美丽与强大而受人爱敬。《吕氏春秋·遇合篇》载:嫫母执乎黄帝。黄帝曰:厉汝德而弗忘,与汝正而弗衰,虽恶何伤!”

 

跳广场舞的嫫母 - rain - 记录2014

 

跳广场舞的嫫母 - rain - 记录2014

 

跳广场舞的嫫母 - rain - 记录2014

 

跳广场舞的嫫母 - rain - 记录2014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