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作女  

2016-07-05 15:23: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啊,千万不要作。作,会迅速耗尽你的运气。

作女 - rain - 记录2016

 

             昨天,纯子再次端着一副怨妇的脸对我诉苦,控诉老公这不好那不好,我努力压制着内心的真实想法,温和地开导她,劝解她。可是无论我说什么,她总是摆出她的歪理,到后来,我累得想逃离,甚至想端出一大盆冰水,直接从她头上倒下,对她大吼:你赶快清醒清醒吧,跳出你那狭隘的心魔。

 

              纯子的老公蒋是昊爸的高中同学,最铁的好友。大学毕业后,两个乡下穷小子在城里上班,舍不得花钱租房子,就一起住在一家商场大楼废弃的顶层电梯房里,空间狭小,昏暗闷热,他们拉上一盏昏暗的电灯,搭了两张硬板床,买个煤油炉,就过起了日子。日子虽然艰苦,好在两个年轻人对未来充满梦想,加上还有几个好友经常在周末去看望他们,在那个牢房似的电梯间里喝酒吹牛打牌聊天恶作剧,在十八层顶楼对着楼下的杂草丛撒尿,倒也过得快乐。

 

             在这样的情况下,蒋认识了城里姑娘——纯子。纯子个子不高,肤色白净,家境也很一般,初中毕业后在市里最大的购物中心做营业员,又是站金银首饰柜台,当时算是好工作了,所以找对象的要求也高,希望嫁个有钱人。认识蒋后,虽然对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和大学文凭挺满意,但又嫌弃他是乡下人,一无所有,非常纠结。而势利的女同事也嘲笑她,对象是个穷大学生,跟着他只能吃苦。

 

           在纯子犹豫不决的时候,蒋另一个好友给他介绍了一个中学女老师,照片上看,女子端庄秀丽。但蒋是个憨实的人,说不能脚踏两只船,除非正式分手,才能再见面。纯子本来拿不定主意,听说此事,对那个介绍人恨死,决定不分手了。

 

            这场婚姻,纯子认定她是下嫁了。也认定,老公应该一辈子对她感恩,否则就是忘恩负义。

 

            婚后不久,蒋上班的玩具厂倒闭,他就一咬牙,下海自己干。开始接单做外贸生意,做的是棉纱和纺织方面的生意。有次接了国外的单子,在我父亲的厂里加工。为了保证货物的质量,他三天三夜都守在闷热不堪的车间里,亲自监督。我父亲看到他双眼熬得通红,嘴角都是大泡,嘴巴里都是溃疡,感慨万分,拍拍他的肩膀说:小伙子,好样的,你肯定能成就一番事业的。

 

            我父亲说对了。后来他的生意做大了,自己开了一家外贸公司,招了三十几个大学生。又到乡下圈了地,造了厂房,一百多个工人忙生产。只是白手起家的艰辛,也是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蒋一年有半年时间在外面闯荡,各个国家跑生意,参加各种交易会。尤其是这两年外贸越来越难做,他又开始跑非洲,希望能拓展市场,打开新局面。他今年才45岁,头发已经一半都白了,胃病也严重。昊爸说他走上了这条道,已经是骑虎难下,只能埋头向前冲。

 

           纯子生完女儿后,早早就歇息在家,不用再去商场上班了。住上了大房子,开上了豪车,家里请了保姆。曾经嘲笑她的那帮女同事,过了三十岁后容颜老去不能站在柜台上,有的下岗了,有的转到后勤上,有的另找工作,已经七零八散,偶尔见面还要酸溜溜地说纯子:还是你眼光毒,找个好老公,当上富婆了。

 

          按理说这样的日子,纯子该知足了,可是她却越来越忐忑。婚后,两人的文化差异显露出来,经常是话不投机,而她又非常强势,每次吵架都要占上风,蒋忙工作已经很疲惫,经受不住她的闹事,能回避就回避。蒋越回避,纯子越心慌,更何况随着蒋的事业越来越大,她的自卑感也越来越强,就怕追不上老公的脚步,于是强烈要求去蒋的外贸公司上班,负责管理工作。蒋知道一山容不得二虎,她去了只会添乱,但又吃不消她的寻死觅活,就无奈答应了。

 

           只有初中文化的纯子在业务上是一窍不通,要管理三十几个大学生的工作更是非常吃力。而她又处处以老板娘的身份自居,对这个也看不惯,那个也看不惯,整天指手画脚,连人家的衣着打扮都要管。有个女孩穿的牛仔裤稍微紧身一些,她都要发飙,指责那姑娘穿那么性感干嘛?难道想勾引上司么?……气得人家大哭。事后,她对我说:真不要脸,不就上个班么,穿那么好看给谁看?屁股抱那么紧,在我老公面前晃来晃去的,浪什么浪?被我骂了一通,叫她滚蛋。哼,别当我吃素的。

 

           我无语,不是道该说啥。。。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蒋好几次暴怒,和她大吵。后来终于把她弄出外贸公司。而纯子自然不甘心,又在家作天作地,大闹不休。老公越是不认可她,她越是有危机感,担心老公与自己的差距越来越大,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插手到老公的事业中去。

 

        蒋被她闹得要崩溃,只好让她去厂里。当年,蒋的厂里正是最艰难的时期,蒋愁得焦头烂额,曾找昊爸商议,让昊爸辞职,到厂里去帮他一把,说兄弟一起创业,有难同当有福共享。昊爸虽然非常信赖这个好友,也愿意帮忙,但考虑到纯子在,对蒋的这个老婆也非常了解,还是坚决拒绝了。事后对我说:只要纯子在,没人可以和她共事,不要闹得最后连兄弟都做不成了。

 

           而他们的另一个在供电局上自由班的好友,看蒋实在辛苦,就停薪留职一年,去厂里帮他。后来有一次小聚的时候,这个朋友说:蒋的老婆就是神经病一个,好不容易高薪请来的工程师,来一个被她气走一个。他妈的,老子要不是看在老蒋的份上,才不会去厂里帮忙,看她那臭脸色呢。现在帮满了一年,情谊也尽了,八抬大轿来抬我,我也不去了。

 

…… ……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5)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