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草一叶一世界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作女(二)  

2016-07-05 22:5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啊,千万不要作。作,会迅速耗尽你的运气。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做生意总是有赚有亏,昊爸说蒋的运气不是太好,一次货物在国外码头被烧掉,一次被骗掉一大笔钱,差点伤了元气。而这两年国内经济不景气,外贸生意愈发难做,他更是一趟一趟朝国外跑,希望能拓展市场,把艰难的日子撑过去。

          去年年底他去了非洲考察,觉得有前景,考虑在那边先开家门市部试试。但他也觉得压力极大,自己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急需要得力助手帮他一把。他再次找到了昊爸,对他讲了自己面临的困境以及一些设想,问昊爸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去非洲再次考察?

           昊爸婉言谢绝了。回来对我说,如果是十年、二十年前,正当青壮年时期,他就豁出去和蒋一起去国外创业了。但现在?奔五的人了啊,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非洲是那么好去的么?生意是那么好做的么?钱是那么好赚的么?……里面的劳累和艰辛,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昊爸说他不愿意为了钱去吃这样的苦了,毕竟人到中年,体力精力都有限,把身体累垮了不值得。又深深感慨道:老蒋真是不容易啊,为了撑起一个大摊子,玩命地干哪。他也是没办法,走上了做生意这条道,没有后路可退,只有一个劲儿向前冲。否则谁不想过安逸的小日子呢?

            三月份,当蒋再次踏上去非洲的路程后,寂寞的纯子找我喝茶。

            我看她又胖了,肤色也白里透着红,挺滋润的样子。可她一开口就是大倒苦水,说老公总是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白天忙工厂里的事,到家忙孩子,有多累多苦。

            我就顺在她的意思,夸她能干,说她日子过得太不容易了,太辛苦了。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家里一直有保姆买菜烧饭做家务,她妈妈和姐姐轮换去给她带二宝,而且带着宝宝睡觉。在厂里,她也只是办公室里坐坐,最多去车间监督一下工人。

           可是,她只要开口,总是一个劲儿说自己忙死了,苦死了,言下之意无论厂里还是家里,少了她肯定就坍塌了。

            三年前,她为了拉住老公的心,生了二胎。因为前一个是女儿,就一心想要个儿子,却又生了个女儿,心里总是不爽。几次问我,老公为何对她不冷不热,是不是嫌弃她没生儿子?我说不是,你别瞎想,蒋把两个女儿当心肝宝贝呢。我没瞎说,因为蒋私下对我们说过,虽然他的婚姻很失败,但为了两个可爱的女儿,他也会维持下去。

           可是纯子的猜疑心还是一日胜过一日。那天喝茶,她突然对我说:如果被我抓到证据,我绝不放过那个死女人,我要去电视台搞臭她,带硫酸去泼她的脸,让她生不如死。

           我惊骇。又感到莫名其妙。问:哪个女人?

           她说,蒋高中女同学。当年蒋追求过她,但没成。去年在同学聚会,他们相遇,互相加了微信。

           我问:你为何怀疑他们?

           她说:呸,不是他的初恋么,还想死灰复燃不成?否则干吗要加微信?有什么好聊的?

           我说:同学之间加个微信很正常啊,你别瞎猜疑啊,自己吓唬自己。

           她恨恨地说:我没猜错,他们确实不正常。有次蒋洗澡,我偷看他的手机,两人在微信里聊得欢呢?那个死女人,还发她的照片给我老公,气死我了。

            我问:蒋知道你翻看他手机了么?

            她说:我没让他知道。可第二次再看,他居然把对话删了,做贼心虚啊。

            我说:就算聊几句,也不能说明啥问题,你别瞎想,捕风捉影的,蒋本性在那里,你要相信他。

            她的情绪明显焦躁起来,愤怒地说:等发现啥就来不及了!那个死女人,她要敢破坏我的家庭,看我怎么收拾她?我直接去她上班的地方,扇她巴掌。

            又说:我也告诉蒋了,他要敢做陈世美,我就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去,让他后悔一辈子。

           我倒抽一口冷气。这句话,我在蒋的口里也听到过,他说:别的女人说这样的话只是气话,但他老婆不同,性格中有非常偏执的一面,她是说到就做到的,他真怕她哪一天脑袋一发昏,就做出偏激的事来。

          那日喝茶,我后背直冒冷汗。小心翼翼地迎合着她,就怕一不小心哪句话没说好,得罪了她。她可是记仇的人。

          回家后,把纯子的话转述给昊爸。昊爸听了都觉得愤怒,说蒋为了公司和厂子忙得焦头烂额,不顾辛劳两次单身奔赴非洲,有何心思和精力去搞什么婚外恋?再说了,那次同学聚会他也在,那个女同学也已经是45岁初现老态的女人了,工作和家庭都不错,放着安稳日子不过搞婚外恋不是有病么?如今的人都很现实,也很忙碌,谁会把自己当不谙世事的小年轻?他们最多也是叙叙旧,还不是各过各的日子?她这么捕风捉影疑神疑鬼,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不过……昊爸最后又加了一句:如果她还是一如既往,无事生非,又作又闹,三天两头闹出些幺蛾子,让男人害怕回家,说不定蒋真的一咬牙,在外面找一个,也说不定。男人被逼急了,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我暗叹:纯子真的要醒悟了,男人已经够累了,她别再添乱了。有房有车有两个女儿,还有不错的事业,还有什么不满足?如今在经济困难时期,两个人应该齐心协力共度难关才行。两口子总是这么别扭地过着,都痛苦啊。

          可是,我也知道,我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而且我也不敢说得太直白,怕她对我也有想法。

           当昨天,她又一次对我诉苦,说自己就等于没有老公,孩子也没有爸爸,因为蒋第三次去了非洲。开始,我还是像往常一样,耐心听她诉说,顺着她的意思夸她能干,不容易,说蒋应该感恩她。可是她越说越离谱,再次说蒋有外遇,否则怎么会经常往外跑?

           我当时真的有些生气了。现在的经济状况,他们公司和厂子面临的困境,他老公一次次跑非洲的辛苦和无奈,她应该比我更清楚,却还要如此猜疑!!

           我忍住不悦,问她:这次又怀疑谁?有证据么?

           她说:还不是那个死女人,高中的初恋。鬼知道在外面,两个人在微信上聊什么呢?说不定电话都打个没完呢?反正我又看不见听不见。。。

           我说:你瞎想个什么啊,那女的有自己的家庭,有老公儿子,天天晚上在家里呢,能和你老公扯到哪里去?……这些全是你自己的臆想,杜撰。

          她又跟我叽叽咕咕说了一大通,反正都是她的理儿。我说啥她也听不进去,我觉得很疲累。

          回家后,她继续在微信上对我抱怨老公。

          我真的忍不住了,心想豁出去我不要你这个朋友了,今天就直言相告。果然,我说了几句后,她就不再理睬我。我知道,我们的朋友关系,差不多也结束了。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作女(二) - rain - 记录2016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