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妈宝相亲  

2016-10-25 16:1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宝男   一般来说,家庭关系中妈妈比较强势,父亲相对弱势,孩子从小到大听妈妈的比较多,和妈妈更亲近。他们因为受到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所以心性简单,不谙世事。大部分情况他们过得会不错,因为听从走父母安排好的道路,不容易走弯路,生活比较顺风顺水,但责任心和独当一面的能力比较弱,依赖心强,不容易长大成熟和自立。

             妈宝女也类似。


妈宝相亲 - rain - 记录2016
 

   我表姐在医院工作,她同事的闺蜜开厂的,儿子,IT男,28虚岁,身高181,还单着。
    
   我女友老公的大姐,夫妻俩在乡下开厂,女儿在市医院工作,27虚岁,身高1.61,文静秀气,也单着。

   先是女友找我,说现在剩女现象普遍,优秀的男孩难找,她担心自己外甥女也被剩下,请我帮她留心找找。

   我就托表姐,她在医院工作人脉广。表姐就介绍了这个男孩。

   现在相亲的首要条件,是把双方的条件摆出来,放在天平秤上称,门当户对差不多的,才见面。

   男孩女孩家父母都开厂的,两个年轻人工作也都稳定,相貌也差不离,年龄也差不多,于是速战速决,约了当天晚上就见面。

   我和女友带着姑娘先到茶室,男方因为不熟悉路来迟了。结果,当包厢门口涌进来一群人时,我都傻掉了。

   男方来了一大家子。爸爸、妈妈、儿子、妈妈的闺蜜、我表姐。声势浩大。

   那架势,不像是年轻人相亲,而是长辈们选媳妇来了。看来,男方父母对此事非常慎重,两个孩子要不要谈,先要过他们一关。

    一番客套后,坐定,我表姐介绍男方情况;我女友介绍女孩情况。

    我表姐是个直性子,就像竹筒倒豆子一般,把她知道的全讲了,恨不得从祖宗八代开始讲起,强调他们家是书香门第,男孩的爷爷医生,外公也是文化人,妈妈非常能干,省常中高材生,做过老师,后辞职自己开厂,很赚钱;爸爸是某大型企业的高级工程师;男孩,平时喜欢学习,大多数时间都宅家。在市中心有房子三套,婚房是买的精装修的,在某高档小区。等等,等等。

    我女友只说了一句:姑娘的父母在乡下开的小厂,经济情况只是比普通家庭略好,女孩比较内秀,工作不是太累。

    我在一旁观察到,男孩子长得倒是高大帅气,但非常腼腆,和妈妈并排坐在一起,一看和妈妈关系很亲近,笑起来的表情像个单纯的小男生。妈妈50岁出头的样子,精干利索,面相倒是很和善,总是笑眯眯的。爸爸瘦高个,戴眼镜,一脸憨实,看着就是钻研技术的老实男人。

    不知为何,有个词浮现在我脑海里——妈宝男。心善、单纯、听话、宅家,温顺,看着也挺可爱,是妈妈的心肝宝贝,也会讨妈妈欢心,只是听妈妈的惯了,自己没啥主见。

 

   第一次见面结束后,询问双方的感受。我还想,男方条件明显比女方优越,再加上女孩来自农村,可能男方会看不上。不想,男方父母和男孩都表示第一印象不错。

 

   问女方。女孩说男孩本身不错,挺靠谱的感觉,但她和我的感受一样,担心男孩是个妈宝,啥都听妈妈的,未来的婆婆太强势的话,以后婆媳关系就难处了。

 

   她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但好在男孩父母看上去挺有内涵和文化修养的感觉,是讲道理的人。我女友说:没事,我外甥女单纯着呢,我来做她工作,她听我这舅妈的呢。看来,女孩也是那种很乖、很听话的妈宝女。

 

   说实话,在我身边,这种妈宝宝们实在不是少数,可见独生子女政策有多奇妙,让我们神州大地上,妈宝由稀有品种变成了广为流行的大众产物……

 

    既然都是妈宝,就别五十步嫌百步了,处处看吧……


妈宝相亲 - rain - 记录2016

 

妈宝相亲 - rain - 记录2016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