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滴水中见世界,半瓣花上见人情

 
 
 

日志

 
 

记忆中的马海毛  

2018-05-03 19:4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马海毛 - rain - 雨
  


           我身上穿的毛衣,是用马海毛织的。它蓬松,柔软,贴肤,细腻,不扎人。我对马海毛有种特别的亲切感,是因为三十多年前,在它最早流行的时候,我妈妈就给我用这种毛线织了好多件毛衣。

           我妈虽然文化层次不高,但手很巧,手工活干得特别好。我从小到大的毛衣,都是她亲自给我织的;我衣服上的花花草草,也是她亲自给绣的。记得80年代初,刚刚开始流行马海毛的时候,谁要是穿上这么一件毛衣,简直要美得冒泡了。而我妈在针织厂上班,厂里正好生产这种毛线,价格也不菲。她却很舍得给我买毛线,为我织了一件又一件,套头的,翻领的,各种款式都有,惹得我当时的班主任老师眼馋得不行,摸着我的毛衣说:看你妈把你装扮成啥样了?三天两头换新衣服。她还让我带口信回家,托我妈也给她买些线,后来我妈就直接给她织了一件。

         我妈还特别喜欢在我外套上绣些花虫鱼草之类。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她特意给我一件两用衫的左右两边,各绣了4样东西,几根碧绿的葱,一轮弯弯的月亮,三个嫩生生的菱角,一个黄澄澄的梨子,寓意是聪明伶俐(葱、明、菱、梨)。绣的非常漂亮,活灵活现的。

         妈妈绣完后,左看右看,很是满意,以为我一定会喜欢。不想我把衣服一把扔在地上,开始闹脾气,哭着闹着要她把这几样绣物都要拆了。我妈怎么也搞不明白我为何如此,我只是哭,不肯说。最后她被我逼得没办法,只好拆了。

         其实当时我是自卑,担心自己不是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孩;我妈把它绣在我衣服上,似乎告诉所有人我很聪明,万一我学习不好,这不就成了对我的嘲讽了吗?现在想想,就有些好笑了。

        我小的时候没有受过苦,和弟弟俩都是喝牛奶、穿毛衣长大,因为我父母一直是上班的。除了家里有两亩地可以种,他们还是双职工,有双份的收入,这在当时是很少见的。我爸跑供销,比较活泛;我妈则分别在针织厂,绣花厂,丝绸厂上班,她手很巧,一直是带徒弟的老师傅,收入也比较高。

         我妈上班的厂里,那时候是“计件制”,谁手脚快,做得多,质量好,工资就高。记得我妈经常会很得意地对我:“今天给你买好吃的,我一天又挣了10块钱。”80年代,能挣到10元一天可真的是高工资了,周围的人都对她很佩服。

        到后来进入了90年代,社会发生变迁,厂里效益变差了,我妈就主动离职自己开店了。所以,那些记忆在我脑海里慢慢地变得遥远而模糊,要不是今天穿上这件马海毛的毛衣,我大概依旧不会想起那些往事。

         很长一段时间来,马海毛都在市场上失宠,没人再穿它;人们都穿羊毛的,羊绒的毛衣。直到前一两年,突然之间它又流行了起来,市场上又看见有马海毛的毛衣在卖,只是款式更加多样了。真的是风水轮流转,服装市场也是如此。

         年轻人还以为是新的毛衣品种,只有70后们知道,它在三十多年前曾经一度是多么的风光过。我欣喜地买了两件,穿在身上,有着说不出的亲切感。


记忆中的马海毛 - rain - 雨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